虚窗夜朗

fortheheart.com

山东外事翻译学院一角


抹茶。柠檬布丁。


下班后,一杯独自的红豆抹茶。

中国。山东。济南。历下。洪家楼。

致青春奶茶


只有我一个人。


日记·2015年·3月_

日记:3.22_08:41

地点:济南。洪楼银座门前。(09:59在K93 路公交车上。)

9:00才开门。我要等40分钟。(开门以后,看见充值处9:30上班。两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子9点到了,9:09左右开始充值了,本来就应该用着好心态来看她们,是她们早到了。要是再认为是时间标记晚了就是自私混蛋了)

我在做什么:等着开门公家卡充值。

我在想什么:有时在排斥,为了工作一天公交车七八块钱,虽然可能一月一两次。反正就算一天2块或者4块,那也基本交通费140。因为手里余钱不多,所以对花销一直比较紧的守着,一旦守不住,那就百十来块眨眼就没了。

买个二手电动车可能也就四五百,换个新电池也三百多。可能3个月的公交费就出来了。

工作还是没有目标。

工作上的事,怎么找客户?怎么开店?拿不出成绩领导会觉得我没有存在价值。而我也会这样觉得。3个月了。实习期没有开店。没有业绩。是自己不够主动不够接受不够信念就像没了忍道的鸣人么。犀利点,叫混日子?

公交站牌前的人物百态。有男的,拿着馒头拿着包子拿着水或者牛奶站牌前吃,可能新到陌生地方,可能出了住处租处不知再到何处。可能徘徊,可能彷徨。有女的,提着买好的豆浆早饭或急或缓的过来站牌,坐车去某处。

有神采飞扬,有笑意洋洋,有带着和太阳一起出来的自信仁和暖阳有步入稳定生活轨道的安心舒畅;有匆匆忙忙,重负慌张,有带着生活生存负担下的黯淡不安和急急彷徨。

今天有小学生卖报纸。

今天在公交卡充值,排队人还挺多。年轻人不多。呵呵。

买了报纸。有招聘和就业两难的新闻。想到了招聘会的形式主义和怪自己专业资格综合能力素质配置低。

我一瞬间想到了,每晚就算再累,留出一个小时看书放松。有益于放松,愉悦,锻炼思维,启迪启发等。

现在:9:37,坐车10分钟了,大约30站。K93,花园路中段-七里山南村,可能一个半小时。呵呵,一上午就在车上了。算是浪费了吧。

今天没有状态,像是消极做事给别人做的。

领导说过,做事跑业务都是给自己做的。又不是三岁小孩,推给别人算什么。


别人怪我:你都快11点了,一上午就废了,打着工作旗号却这个状态结果,还有什么意思?


反思

2015022207:03

春节在家。

忽然闪过一句话:

不要嫌弃责怪屋子冷。爸妈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付出了所有来让自己的孩子过得舒适些。

不要不懂事地一味责怪: 爸爸你就不能多烧点煤,让屋子更暖和么?


去年年关

腊月三十年关,幼时乡音渐远。别家鞭炮生生,我心空空微乱。


愧疚

201502050600

梦见我傻傻的五姐了。五姐把新买的什么东西撒了(蓝色液体),赔着卑微的笑,说,弟弟,我把……撒了。。

我上来几下打,用拳头,还咬。用着狠劲。

梦见妈妈像骂我。事后说,哪里骂你了,就事论事和你说说,只是语速快说话急。

我总觉得别人在怪我,指责。

我只能欺软怕硬欺负五姐。。


欺负五姐以后,愧疚的想扇自己嘴巴子。


日记·2015年·4月_

日记·2015年·4月_

08_  07:53

济南。历城区华龙路西口,站牌。

莫名其妙蹦出一句话:有人的笑笑只是礼貌性的形式。别认真当成接纳的好感。

好像我对于这样的表情也没有分辨意识。全部全然算作接纳了。

09:07_

和谐广场德兴街。一路顺畅下的一个半小时公交车。

7:45出门。到了差不多9:15。呵呵。被说了。都几点了。

做事总出力不讨好。心态上想法上行为上应该怎么对待?

一方面:出力不讨好,那事还做么,做了有什么用,还保持热情做么,出力上还能和以前一样么。被训的东去西来,现在哪还有奴隶。又有矛盾想法,不行啊,总不能就不做事了吧。

另一方面:是不是该反省自己?为什么不讨好?“要做就做好,要么就不做。”在加把劲,改改,做得更好一些。做不好就是纯粹浪费资源浪费时间浪费精神力气。活该。做不好就是糊弄,糊弄别人就是糊弄自己。我的心态可能是:这是给别人做的。自己良心上过得去就可以。

18:50_等和在117路车的路上_

因为要坐差不多两个小时公交车,也有点怕等不上公交,额外浪费钱打车或者多走几个小时才回去,回去太晚,18:10分提了一句,已经6点左右了。哦,是不是想说,6点多了,该走了?这是任务,咱们的任务,咱们有任务,(卖不出去自己贴钱砸钱你愿意吗?)。知道夏天什么时候回去吗?都是七点多才回去。

:还是自己不够硬朗不够皮。这都是什么事啊不就是琐碎的破事么。关键是自己觉得,没法好好交流,说句话做件事都就没有正确地方。不管直不直接,我总能体会到带刺的冷小嘲热小讽。又冒出来矛盾的想法:呵呵,你以为什么情况啊,都多大人了还要别人哄?你爹你妈惯你,外面可没人惯你。觉得别人怎么那么精明呵,就我连问的勇气,连知情的权利勇气都被赶走了。当仁不让。为什么自己成了狗熊?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想起来一句:交流的关键或者自己感受的关键是,到达别人耳朵中心理上,别人听到的是什么。

今天在街上扯着嗓子叫卖时,看到一个人在样貌身高上像初高中同学杜晓娜。那一瞬间竟然像低她一等,嗡一下脑子涨了一阵。是虚伪么,是觉得职业低等么。这是病态心理么。

在坐上公交车的时候,忽然踏实了不少,能坐上车。回去就不用愁了。为什么当时觉得那么“被认为‘矫情’”?我是矫情么?我在排斥着矫情的同时也做着矫情的事么。

应该把不该在乎的脸撕破,把“不该戴的面具”打碎。本来自己想努力,可当别人甩开膀子铺下身子做的时候,我却不一定铺得下。高不成低不就,一瓶不满半瓶晃荡。

因为没有强大的自我坚持自我认同自我化解和自我容纳的心理和素质能力么。

110路公交车上_

为什么自己那么多想法?有多少有用的?有什么良性和益处?

似乎我总是一个人走来走去,游离来游离去?可看别人,都那么有着开心和幸福,阳光和笑意的眼神。

刚才又蹦出来一个想法。可是忘了。心里像泉水像云烟一样在涌在散的是带着憋屈的莫名么?

20:00_

这是醒来后。坐公交车又困了,困得睡着了。可能因为潜意识里知道是终点站。

还是自己把自己惯了:全程,一个小时10分钟。自己又偷空安闲的心思吧,像是故意告诉自己。告诉别人,坐车至少一个半小时。

醒来才好像抓住了揪住了冒出来白天的不顺畅:开不了店,就罚钱200。挣得还赶不上罚的多。还是自己有不一样的思维习惯?有底线不能碰,保证底的基础上可以加多加少不加。

睡了一觉就把不顺畅忘得差不多了。

高中同学:宁愿花时间修炼不完美的自己,也不会花时间期待完美的人。


遗憾

2015·04·15_

23:15

济南。历城区。

花园路与二环东路东南交叉口。

一起车祸。肇事逃逸。

一个女孩,被装晕死过去,满脸血,口罩已经不在只挂在耳朵边了。满嘴血,整个额头一块血包或者是被撞的肿了。在五米外目测,四五厘米高,急救车抬上车,但不知道已经被装车祸多久,包括急救车和一个一直扶着她的大姐在围着现场讨论包在哪,摩托车什么状况,(不知道是不是怎么留证据)估计是陌生人打的120。因为有个女孩招呼了120以后就和男朋友在远处了。因为看着害怕。女孩再不救,我心急担心的是女孩会不会脑死亡?会不会白受罪?会不会伤成植物人?地上两滩血,都巴掌大。现场已经没有原样了。12分钟后,离开去医院。

女孩这个样子,是不是孤身在外?混蛋开车的,他妈的真不得好死。